首页  »  情色笑话
禁区上下一根大柱多个美女

提示:以下图片来源于网络,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!

香港和大陆的边境,有一段不让一般人随便出入的地带,俗称禁区。我要说的这个故事,就发生在上水一代

的禁区。

柱子已经三十几岁了,仍然是一个单身汉子。他自己一个人在近边境偏僻的村落经营饲料和农药的分销店,

结交女朋友的机会实在微乎其微。中五毕业后,他也曾经在尖东一间大公司的写字楼打过工,但是他是个憨

直人,适应不了和个別狡猾的同事相处。又不惯于对上司擦鞋捧拍。到头来还是回到他的老家去接替老父留

下的小店。

不过,世上的事有时也不能一概而论,常言道:「好汉无好妻,憨汉娶仙女。」人们眼中的粗人,往往却会

有意想不到的艷福哩!

有一天黄昏,柱子关上大门,准备收铺的时候,忽然有人敲门。柱子的铺头因为地处偏僻,一向是打电话送

货,甚少有人上门光顾。他好奇地开门一看,原来是一位衣衫破烂的女子。那女子一见柱子开门,立即躲进

屋里,并把门关上。然后对柱子说道:「大叔,我是偷渡过来的,被警察发现,所以失散了,求你让我躲躲吧!」

柱子笑道:「小姐,我如果被警察发现你在这里,会很麻烦哟!」

「大叔,你行行好心吧!我实在跑不动了,你让我避一避再说吧!」那女子说完,不顾一切地躲进洗手间。

并把门关上了。

这时门外有一阵杂乱脚步声经过,接着又是一阵脚步声追过去。有人过来拍拍门问道:「拄子桑,有沒有见

过偷渡客经过呢」

柱子听那声音,是平时巡逻时经经常路过这里,有时也停下来讨茶水的张督察,便开门说道:「张先生,进

来坐坐吧!我已经收铺了 沒有见过呀!」

「不要了,回来再坐吧!我们正在追一批偷渡客。」阿张说完就走了。

一切恢復平静之后,那女子才从厕所走出来,脸带惊慌地说道:「大叔,外面有好多「公安」围捕我们。我

不敢出去了,你能不能让我在这里避一避呢」

柱子笑道:「小姐,你叫什么名字呢这里 有我一个男人哦,你不怕吗」

「你叫我芳玲吧!我现在 怕被捉回去,什么都顾不了啦!」芳玲低声说道:「我好饿了,你能不能给一点

甚么让我吃呢」

「我还未做饭哩!雪柜里有「维他奶」,你先拿出来充 吧!」

柱子一说u饱A芳玲立刻奔向雪柜,拿出了一包。柱子教她把饮管插进去,芳玲勐吸了一会儿,便传出「咕咕

」的声响。看来她实在饿极了,但是她不敢再拿了。就说道:「我来帮你煮饭,你请我吃好吗」

柱子道:「好呀!不过你这一身打扮,衣服都湿透了,最好还是换一换舒服点。」

「我都想呀!但是我那里有衣服换呀!」

「女人的衣服我这里都沒有,你试一试我以前穿的牛仔裤,大概合适的,我的T恤让你来穿虽然大了点,但

是不要紧的,这里的女孩子都是流行穿大T恤的。」柱子边说边找出一套衣服递给芳玲。

芳玲接过衣服说道:「我洗一洗澡再换好吗」

「行啊!不过我这里沒有女人的内衣哦!」

「暂时不用了,洗干了再换上吧!」

芳玲进浴室去了。柱子照平时一样,开始洗米煮饭,不过就预多了一个人的份量。过一会儿,芳玲换好衣服

出来了。她连头髮也洗过了,一头乌黑的长髮披肩。洗干净后的脸儿娇媚清秀,她身上虽然穿着男人的衣服

,但丝毫掩盖不了一股青春女性的气质。柱子也不禁呆了一阵,才记得拿风筒给芳玲吹干头髮。

这时电饭褒传来一阵阵饭香。芳玲忍不住放下风筒,开始做菜。柱子望着芳玲的背影, 见她捲着裤子,赤

着脚走来走去。芳玲有一对很美丽的小脚儿,整齐的脚趾,白嫩的脚背,匀圆的脚后跟,吸引着柱子看得目

不转睛。他实在想不到这位偷渡落来的少女长得这么俊俏。

芳玲 回头问了柱子的名字,就埋头默默地做菜。她手脚灵巧,很快就做好了两个小菜一大碗汤。柱子也摆

好了桌子。芳玲装饭摆菜,手势十分熟练。吃饭的时候,她告诉了柱子:她今年十九岁,家里有五个弟妹,

她是大姐,所以大部份家务都是她做。这次偷渡过来,是同村的港客告诉她,可以在香港找到工做,几个月

就可以赚够钱回乡下起一间大屋。她就和同村的巧珍姑娘跟几个男青年一起偷渡落来。可是上岸时被英军发

现,所以就失散了。不过她有那个港客的电话。仍然可以和他联络。

柱子告诉她说:「香港并不是遍地黄金,你可要带眼识人。你和他们联络的时候暂时不要说出我这里的地址

和电话。凡事留有馀地好一点。」

芳玲也点了点头称是。这时,门外又有脚步声和人声传来。柱子叫芳玲镇定一点,就把门打开。正是张督察

她们回来了。柱子问:「张先生进来坐吧!抓到了沒有」

「沒有啊!跑掉了」张督察回答着,眼睛望向正在吃饭的芳玲。

「我的女朋友来探我。」柱子笑着说道。又在雪柜拿出几罐汽水递上去。

「哦!原来有客人,不阻你们了。我们走啦!」张督察说完,就带着部下离开了。

柱子把门关上。芳玲吐了一下舌头儿说道:「刚才吓死我啦!」

柱子说,张督察和我很熟。让他见见你,就不会再捉你了。」

吃完饭,芳玲很勤快地把碗筷收拾了。柱子笑着对芳玲道:「我这里今天倒很像一个小康的家庭哩!」

芳玲回眸一笑,沒有说话。柱子开了电视,看他平时所追的连续剧。芳玲因为太疲倦,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

。柱子沒有惊动她,但是芳玲露出衣服外面的肌肤却对他充满了诱惑。特別是她纤巧细嫩的手脚。柱子真想

握住摸摸捏捏。但是他看到芳玲熟睡的脸蛋,芳玲实在太可爱了。他不想吵醒她担惊受累后的一刻宁静。

柱子平静下来,继续看电视,但是当他看完一小时的连续剧之后。萤幕上的内容再也不能使他定下心来。芳

玲平静均匀的唿吸,胸部一起一伏的。宽敞的T恤并沒有遮住她一对丰满乳房的轮廓,两颗奶头尖挺地突起

。柱子实在按奈不住燃烧着的慾火。 好走进浴室去沖一沖水。

出来的时候,不小心撞倒了一张椅子。把芳玲惊醒了。柱子就说道:「芳玲,你累了就到我房间里的床上睡

吧!沙发让我睡。」

芳玲站起来,到洗手间一趟,柱子就把她带到自己的睡房。这里很简单,但是很整洁,因为柱子是一个很勤

快的人。他以铺头为家。无论货仓和厅房,到处都整整有条。

芳玲和衣躺到床上。柱子说:「芳玲,你把房门拴了吧!不要引我犯罪了。刚才我见到你在厅里睡着了,我

忍不住要去沖凉才可以冷静下来。」

芳玲笑了起来,说道:「是吗我真的对你有这么的吸引力不过我看得出你是一个正人君子。我现在不想

睡了,你陪我坐一会儿好吗」

柱子道:「明天我就帮你联络你的朋友。不过你也要记住有我这个朋友呀!」

芳玲笑道:「当然啦!你现在是我最好的朋友。」

柱子笑道:「你一定很累了,还是早点睡吧!有话明天再谈也不迟呀!」

芳玲娇媚地笑道:「柱子哥,你真好人。不过我现在实在很喜欢你在我身边,你坐下来好吗」

柱子听她的话,脸向外坐到床边。可是眼睛望也不敢望她。他低声说道:「我怕我一会儿又要去沖凉了。」

「其实你不必去沖凉呀!你要的话,我......我不敢拒绝给你嘛!」芳玲说完,羞红了脸,默默地闭上了眼睛。

柱子不禁回头去望她,问道:「那种事儿,你玩过了吗」

「沒有啊!但是我也喜欢你,再说,你这次冒险救我,我应该报答你才对呀!」芳玲说话的时候仍然闭着眼睛。

柱子道:「救你的事,是我自己情愿这样做的,我不会向你讨人情。更不能因此就要你和我欢好,不过如果

你也真的喜欢我,你不妨睁开眼睛让我望望你呀!」

芳玲慢慢睁开一对美丽的大眼睛,同时逗给柱子一个娇媚的微笑。柱子不禁浑身热血沸腾。他俯下去,吻在

芳玲殷红的小嘴上。芳玲接吻的技巧很笨,不过总算懂得把舌头尖儿送进柱子的嘴里。柱子冲动地在她耳边

轻轻说道:「阿玲,我心跳得很利害,看来我真的又要去沖凉了呀!」

芳玲挣开被柱子压住的手臂,却把自己的裤钮解开。然后又含羞地闭上眼睛。柱子已经压抑不了自己的理智

,同时他觉得不压抑才是最理智。他双手摸到芳玲胸前那两堆丰隆的软肉捏了捏,接着掀开芳玲上身的T恤

,即时见到两个饱满白嫩的乳房。芳玲合作地欠起身,同时伸直了双手让柱子把她的T恤脱去。这时柱子清

楚地看到芳玲的乳峰上两颗鲜红的乳头,他不禁用嘴去吮吸。芳玲怕痒地颤动着身体,双手捧着他的头。

柱子的手摸向芳玲的裤头,他轻轻把裤链拉下去。芳玲像一头柔顺的绵羊,舒腿擡臀,让柱子把她的裤子褪

下去。她的内裤洗湿了,所以当牛仔裤脱去后,里头就是一丝不挂的了。 见她小腹下隆起的地方长着一撮

乌黑的茸毛,两瓣大阴唇上却是光洁细腻沒有阴毛。

柱子迅速地把自己脱得精赤熘光,然后躺在芳玲的身边,他拥抱着她微微颤抖的裸体,牵过她的手握住那根

粗硬的大阳具。自己也抚摸着她细白丰满的乳房,浑圆的手臂和大腿,以及迷人的小肉缝。本想立即趴上去

把自己粗硬的肉棍儿插入她那迷人小洞。可是当他看到芳玲那一个美丽的樱桃小嘴,就产生了另一个念头。

于是他在芳玲的耳边说道:「阿玲,如果你还是第一次,最好用你的嘴儿吮一吮我下面,弄润滑了,插进你

的肉体里的时候,就比较不会痛哩!」

芳玲点了点头,就爬起来趴在柱子身上,张开她的小嘴衔着柱子的龟头像小孩儿吃奶那样吮吸起来。她还谈

不上什么技巧,但光是这样简单的吮两下子。柱子已经舒服到骨头都酥软了。芳玲很认真地吞吐着柱子粗硬

的大阳具,偶尔还把媚眼儿望望柱子。望得柱子心里都有点儿不自在。就说道:「阿玲,已经够了,让我来

亲亲你吧!」

芳玲从嘴里吐出柱子的阳具,平躺下来,分开了双腿,准备让柱子的肉棍儿插入她的阴户。柱子爬起来,趴

到芳玲的身上。双手抚摸她的乳房,同时他的龟头也在她的阴户外轻轻 触。芳玲羞涩地闭上双目,却很知

情识趣,用手指掂着柱子那条粗硬的大阳具,把龟头对准她的小肉缝。柱子稍微一压,就见到龟头的一部份

已经沒入芳玲的肉缝里。但同时也觉得受到了阻碍。他再一用力,芳玲的眉头也随之皱一皱。柱子想起中学

时代和同班的豪放女同学苹苹第一次性交的时候,并不像这样困难。心里便明白芳玲一定确实是处女。既然

长痛不如短痛,就缓缓使劲地压下去, 觉得「卜」的一下,芳玲的娇躯勐地震了一震,柱子的阳具便整条

地塞进芳玲紧窄的阴道里了。

柱子关心地问道:「我弄得你很疼吗」

芳玲的眼角挂着泪花,但是她仍倔强地说:「不要紧,是我甘心情愿给你的嘛!」

柱子静静地让粗硬的大阳具,在她的小肉洞里塞住了一会儿。温柔地问道:「我很想在你里边抽动,又怕你

会痛。」

芳玲亲热地望着柱子,说道:「这时我已经属于你的了,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!」

柱子道:「我慢慢地试一试,如果痛,你可要出声哦!」

芳玲微笑着点了点头,柱子便把粗硬的大阳具拔出一点儿,又整条塞进去。见到芳玲并沒有太痛苦的反应,

就一进一出地抽送着。玩了一会儿,芳玲的阴道逐渐分泌出一些水份。柱子的大阳具得到滋润,就更放心地

活动了。有时还整条拔出来,再重新塞进去。芳玲被玩得脸红耳热,眼眶湿润。嘴里「依依呜呜」地哼着。

柱子知道她已经渐入佳景,却故意问道:「阿玲,怎么啦!这样玩,你顶得住吗」

芳玲回答说:「不要紧的,你喜欢怎么玩都行呀!」

柱子又问道:「我这样玩,你舒服吗」

芳玲说道:「坏死了,你玩就玩,不要问这些嘛!」

柱子又说:「我那根插在你肉里,好舒服哦!不知你的感觉又是怎样呢」

芳玲娇羞地说道:「刚才的确很痛,现在不要紧了,你放心弄吧!我下面觉得酥酥麻麻的,你要不弄,我反

而不好受哩!」

柱子笑着说道:「那我可要大举进攻了,你受得了吗」

芳玲 着眼睛说道:「反正都已经给你弄进去了,你喜欢怎么玩就怎么玩嘛!」

于是柱子就挺着粗硬的大阳具,往她的阴道里又抽又插,直把芳玲玩得淫液浪汁横溢,阴道里登时润滑了许

多。柱子就放心地狂抽勐插起来。这时芳玲也渐入佳景了,她脸上的神色如痴如醉,嘴里哼哼稭稭地,享受

着她应该得到的快感。后来她竟全身抖颤着,但是俏脸上却挂着甜丝丝的媚笑。那种兴奋的状态和色情电影

的女主角被男人奸得欲仙欲死的样子不盡相同。但是这种含蓄的浪态更使柱子得到冲动和鼓舞。他像一个勤

劳农夫,在芳玲的润田上努力耕耘。

芳玲终于被玩得手脚冰凉,花容失色。柱子也肆意地在她的阴道里注入了精液。完事之后,柱子仍然紧紧地

搂着芳玲。把继续阳具留在她的阴户中。

芳玲娇媚地问道:「柱子,我能让你满意吗」

柱子笑道:「当然满意啦!其实我一见到你的时候已经很喜欢了。我不过我沒有想到和你做这样的事情,我

见你千辛万苦偷度过来,如果被捉回去,实在很不值得,所以不忍心让差人把你抓走嘛!」

芳玲幽幽地说道:「我来到这个花花世界,迟早保不了「贞操」两个字,难得遇上你这个好心人,又搭救了

我,所以便给你好了。柱子哥,我是不是很淫贱呢」

柱子轻轻抚摸她的乳房,笑着说道:「你好淫,但是一点儿也不贱。」

芳玲缩了缩阴道,把柱子的阳具夹一夹,娇声说道:「柱子哥笑人家,我把你这东西咬断了。」

「你下面又沒有牙齿,怎么咬得断呢你要咬,就用嘴巴咬好了!」柱子说着,就从枕头下抽出一本杂志,

指着里边一幅彩图给芳玲看。

芳玲一见到那图画,当场羞红了脸,原来是一幅大特写的照片。画面上有一位外国女孩子,嘴里衔着一根粗

硬的大阳具。那东西几乎整条进入她的喉咙, 流下留下一小截在她的嘴唇外。芳玲道:「外国人真豪放,

连嘴巴都有得玩哩!原来你也喜欢玩女孩子的嘴巴,我以为刚才你 是单纯叫我润一润你下面哩!」

柱子道:「香港也是一样呀!我以前出九龙的架步玩,有的女孩子就用嘴吮得我很舒服,弄得我忍不住把精

液射入她的嘴里。但是她却把我的精液全部u]下去了。」

芳玲道:「柱子哥,你是不是喜欢我也这样做呢」

柱子笑道:「我可不敢叫你这样,难道这样的事你都做得来吗」

芳玲甜蜜的一笑,说道:「柱子哥,我喜欢你, 要你喜欢我吮你那里,我就吮你嘛!不过如果把精液吃进

肚子里,会不会生孩子呢」

柱子不禁笑了起来,说道:「傻女孩子,你现在才知道怕生孩子,吃到嘴里倒是不会,可是刚才我射进你阴

道里,就有可能会了呀!」

「那倒不怕,生个儿子给你也不要紧嘛!」芳玲很老定地说:「不过这次倒是不可能的了,我们几个姐妹商

量过:为了怕偷渡的过程中被男人强姦,所以下船时都事先服食了避孕丸!」

「你们这样的想法也是对的,其实偷渡实在太危险了,随时都有可能遇上坏人嘛!好像你就这样被我姦污了

呀!」

「怎么可以这样说ur!那是我自己愿意的嘛!柱子哥,你喜不喜欢我像图画上那个外国女孩子那样替你吮吮

呢我现在就为你做,好不好呢」芳玲的俏眼里闪着天真的神彩。说话的同时,还使劲缩了缩阴户,把逐

渐软下的肉棍儿夹一夹。

柱子笑道:「我当然喜欢啦!不过,这样做岂不是太委曲你了。而且现在我们的下面也弄得一蹋煳涂,不好

吧!」

芳玲撒娇地说道:「你抱我到浴室去,我帮你洗一洗。不就成了吗」

柱子见她可爱的模样,虽然刚刚春风一渡,这时也不禁兴致勃勃。于是便捧着芳玲的臀部u o抱起来,向浴

室走过去。芳玲也把手脚紧紧地缠着柱子的身体,俩人的性器官从开始交合到这时,都沒有分开过。直到进

入浴室,柱子才把她的身体放下来。柱子的阳具从芳玲的阴道退出之后,芳玲的肉洞口立即收缩, 挂着一

小滴白色的浆液,可见她那儿是多么紧窄和富具弹性。

柱子调好了水温,芳玲就接过他手中的花 ,细心地由上到下地沖洗一遍,当洗到阳具的时候,还特別地把

龟头反覆翻洗几次。接着握住他的肉棍儿,张开小嘴轻轻地咬住了龟头。柱子让她吮了几下,就说道:「现

在还不要,我也帮你洗一洗,然后回到床上再玩吧!我也想吻吻你那可爱的地方哩!」

芳玲吐出嘴里的阳具说道:「我吻你就好了,你可不要吻我那里哟!会痒痒呀!我怕受不了啦!」

「我先帮你洗一洗再说吧!」柱子说着,就拿起了一块搽满肥皂液的海绵,往芳玲的肉体上擦拭。芳玲很柔

顺地让他的手接触肉体的各部位。当柱子在她乳房上慢捻轻佻时,也不禁缩着脖子,轻轻地哼几声。柱子洗

到她的阴户时,芳玲更是不堪折腾似的,闭上双眼,低声地又哼又嘘。柱子把指头深入她的阴道,肉洞里顿

挤出一些红红白白的浆液。柱子把芳玲的阴户里里外外洗得干干净净。洗好之后,又帮她擦拭了水渍,然后

把她白白嫩嫩的娇躯抱回床上。

这回柱子仰躺在床上,他要芳玲的头向他脚的方向,趴在他身上。这样一来,芳玲的阴户就上上对正他的脸。

芳玲低下头去吮他的阳具时,他也可以仔细欣赏她的迷人小洞。柱子用手指轻轻拨开粉红色的小阴唇, 见

那销魂洞眼,仍然是细小的。柱子把头凑过去,用舌头对着洞口的小肉粒这么一舔,芳玲已经痒得想争扎缩

开。可是柱子双手紧紧捧着她的大腿,使她的阴户不能离开他的嘴巴。 好乖乖的任他戏弄。

芳玲的小嘴里塞住柱子逐渐粗硬起来的大阳具, 能「依依哦哦」地出声。她终于忍不住把柱子的阳具吐出

来,喘着气说道:「柱子哥,我实在受不了啦!你放过我吧!让我专心服侍你呀!」

柱子这才停止舔吮她的阴户,他叫芳玲转过身来,让小肉洞吞入粗硬的大阳具。芳玲很听话地上下移动她的

娇躯,使硬直的阳具在她肉体里进进出出。柱子也捉住她一对微微翘起,细嫩弹手的奶儿摸摸捏捏玩个不休

。柱子刚刚发洩过了,这次特別持久,芳玲在他上边套弄了好久,他仍然是坚硬不洩。芳玲自己反而玩得周

身都酥麻了。她沒有力气再继续骑在柱子的身上玩,就躺在柱子的身边,用小嘴吞吐他的肉棍儿。直到柱子

把她的小嘴灌满了精液。她一滴不漏地吞食下去,还仍然像小孩子吃奶那样又吸又吮地衔着不放。柱子把她

拉过来,搂在怀里。俩人又倾谈了一阵子,芳玲终于在柱子的臂弯里甜蜜地睡着了。

以后的几天里,柱子每天都和芳玲有一次以上的交欢,芳玲做足一个千依百顺的可人儿,她那美丽的娇躯和

温柔的品性,每次都给柱子带来了无穷的乐趣。不过芳玲总忘不了她一同偷渡来的女伴许巧珍。于是柱子帮

她打通了那个同乡港客的电话,接电话的是一个男人,芳玲接过电话去听,果然是她那个同乡。他 告诉芳

玲知道,巧珍已经安全地到达他那里,并找到了工做,接着就急问芳玲在什么地方,芳玲推说她自己也不清

楚,后来由柱子预约他带着巧珍在旺角文华戏院门口见面。